您当前位置: 文学 > 正文
状元杨升庵在玉溪的诗歌之旅(江川篇)
[ 江川新闻网   发布时间:2020-05-11   进入社区    来源: ]

状元杨升庵漫游滇南,曾多次路过江川,留下了“通海江川湖水清”这样的诗句,不过专门题咏江川山水的诗作并不多见,江川地方史志、文献上也不见记载。

近日读《升庵全集》(商务印书馆1937年版),发现杨升庵写了一首七律《关索庙》:

关索危岭在何处,猿梯鸟道凌青霞。

千年庙貌犹生气,三国英雄此世家。

月捷西来武露布,天威南向阵云赊。

行客下马一酹酒,候旗风偃寒吹茄。

有学者说这首七律咏的就是古代江川与晋宁交界处关索岭上的关索庙。据道光《澄江府志》记载:“关索岭在(江川)县北二十五里。北瞰昆池,南临抚仙,一径盘纡,万峰罗列。上有关索庙……滇黔有关岭四,此其一也。旧有土巡检防守。”贵州的学者则认为,杨升庵的这首七律咏的是贵州的关索庙。有《大明一统志》为证:“关索岭在顶营长官司治东。势极高峻,周回百余里。上有关索庙,因名。”“顶营长官司”在贵州省关岭县南一百五十里。明代设置长官司,隶属于贵州省安顺府永宁州。《升庵遗集》还收录了组诗《关岭曲五首》,咏的正是贵州的关索岭。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昆明市博物馆的文物工作者来到晋宁通江川的古驿道上一个叫“关岭村”的地方,这个村就位于关索岭之上,村里有一座关将军庙,这座庙与道光《澄江府志》记载的应是同一座。工作人员在庙中发现墙壁上镶嵌了一块诗碑,碑上题诗正是杨升庵的七律《关索庙》。诗碑的落款是“丙申仲春重镌”,专家考证这是清代道光十六年刻的。从年份上来说,落款与府志得以相互印证。

这个发现的过程被文物工作者写入《昆明现存杨慎碑刻》一文,后收入《杨升庵诞辰五百周年学术论文集》。可见这个发现已被杨升庵研究专家认可。

查阅“杨门七子”之一王廷表所著的《桃川剩集》,这部诗文集中收录了一篇散文《关将军庙碑记》,碑记开篇就说:“江川巡岭有将军关索庙,圯甚,嘉靖壬子,兵宪虹泉蒋公过嘅曰……”与府志相对照,文中说的江川巡岭就是关索岭,称“巡岭”是因为岭上设有土巡检之故。文中称“关将军庙”与昆明市博物馆调查发现的庙名也是相符的。诗碑的落款是“丙申仲春重镌”,那“初镌”这首七律的时间应该就在关索庙重修落成的那一年“嘉靖壬子”,查阅杨升庵的年谱,这一年他大部分时间居住昆明滇池边的别墅里,有时间同王廷表一起受邀参加关索庙的重修落成仪式,并有可能写下这首七律。

杨升庵与友人游江川,还写下另一组诗作《江川海子岸次同萧于东籍草作》,后收入《升庵遗集》:

滇亹多湖池,江川特清旷。

仙行浸云根,官衢溅雪浪。

子怀清冷边,吾道沧州上。

归艎渺河津,登蘋聊骋望。

信美江川路,春游伴子归。

涛声惊过马,海色照征衣。

龙伯朝经纬,鲛人夜杼机。

并刀不须剪,西蜀有孙微。

这两首五律写杨升庵与友人在春天同游江川时的所见所感,诗写得平白如话,像两个人在聊天一样。诗题“籍草”一词的“籍”通“藉”,即将岸边的青草扯下来垫在地上小憩的意思,从这个很随意的动作,可以看出两人亲密无间的关系。

查阅杨升庵的诗文作品,还可以找到几首写给这位友人的诗作,如《送萧于东往临安》《送萧于东还蜀》等。而在另外一首写给友人的诗作《赋得千山红树图送杨茂之》中,开篇就称赞萧于东的画:“萧郎雅工金碧画,爱画碧鸡与金马;画作千山红树图,行色秋光两潇洒。”两人交情可见一斑。

关于萧于东,史志上记载的并不多,只知道这位“萧郎”,即萧旭,字于东,内江(今四川内江市)人,工书画。

杨升庵在江川留下的诗作不多,不过却是值得珍藏留存给后世的。(玉溪日报媒体记者 蔡传兵)

编辑:刘玉霞  终审:廖江
分享到:
相关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