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图片新闻 > 正文
陆培兴:坚守在纯手工制铜路上的大师
[ 江川新闻网   发布时间:2015-01-06   进入社区    来源:玉溪网 ]

1

纯手工制铜,锤花是判断一件铜器好不好的重要标准之一。

距离李家山古墓群遗址10公里的江川前卫新河咀村,又名“叮当村”,其名称来源,正是因为村里手工打造铜制品的叮当声已响了上百年。

时至今日,走进村里依然可以听到那延续了百年的敲打声。只是,如今的叮当声已没有当年响亮、清脆。随着各种现代工业设备的引入,“叮当村”敲打铜制品的手工艺也在逐渐创新发展中,唯有陆培兴仍坚守在纯手工制铜的路上。2013年,他被评为省金属工艺大师,也是江川首位单项工艺大师。

大师眼中的“牛马活计”

见到陆培兴时,虽然天气有些寒冷,但他仍放不下手中的活计,一直坐在工坊里不断叮当敲打。“没办法,订单太多,客户又催得紧,只能加班加点的干了。”陆培兴说。

说起自己的纯手工制铜技艺,陆培兴说得最多的一句就是“牛马活计”。据介绍,为早日替父母分担家庭重担,1980年,15岁的陆培兴进入村办的铜器厂当学徒。“那时,所有制铜手艺都是通过师傅带徒弟的方式口传心授。打铜都是靠人力,一个铜饼七八个人轮着锤,一直要打成薄薄的铜片。单打铜饼一项就很累人,身边的地板经常被汗水浸湿,一天下来手上全是血泡,指头都无法伸直,非要从锤把上脱出,然后再反复掰扯才能伸开,所以说做铜器就是个‘牛马活计’。”陆培兴边诉说着当年的艰辛,边找出大锤现场演示。

而这样的艰辛并没有换来工作的稳定和生活的安逸。1988年,村里的铜器厂解散了,已是技术骨干的陆培兴不得不面临失业后的出路问题。无奈之下,经与家人协商,陆培兴决定凭借自己的手艺自主创业,在家里开设了一个工坊,潜心制作传统手工铜制品。

“牛马活计”成就辉煌人生

1989年,第一批产品出来后,陆培兴只身一人坐着客车到建水、个旧、蒙自等地售卖。一切都很顺利,一天时间就卖完带去的全部铜制品,赚得200块钱,销路由此打开。

然而,好景不长。1993年,铜饼、木炭等原材料纷纷涨价,虽然他的铜制品也跟着涨价,但利润越来越不如以前。再三思索后,陆培兴作出转型升级提质的决定,开始在传统技艺的基础上改进工艺,做到精益求精。他在铜制品上亲自动手设计,从日常生活用品向工艺品转型,丰富铜器款式,创作技法上由简到繁、由粗到精、由精到绝不断提升。与此同时,为了拓展自己的眼界和技艺,他还自费到中央美院进修,参加各种艺术品展销交流会,并凭借着铜器“坛”、“瓜壶”、“千杯不醉壶”等作品,在各类工艺品比赛中夺得大奖。

从学徒到大师,陆培兴的铁锤一敲就是30多年。随着时光的流逝,当年那个瘦弱的学徒少年,在锤炼各种铜制工艺品的同时,也将自己锤炼成手艺精湛的工艺大师。2013年8月,陆培兴被评为省金属工艺大师,成为江川首位单项工艺大师。

子承父业延续辉煌

看着满柜子的水壶、香炉、炊锅、酒器等得意之作,每件器物上的锤花均匀有序、精巧细腻,陆培兴很欣慰。“我的很多作品不仅销往北京、上海等大城市,更远销日本、德国、澳大利亚等国家。”陆培兴说,“我现在连做订单都忙不过来,基本上一早8点多爬起来,一直要做到晚上10点,中间连吃饭、上厕所还要忙着点。”

让陆培兴欣慰的是,对于这样一门年轻人都嫌苦嫌累不愿意学的手艺,儿子陆琪中专毕业后却愿意跟随他学习,到现在已三年有余。“锤花是判断一件铜器好不好的重要标准之一,得排列整齐、大小均匀;做一件铜器,回火是一个重要过程……”听着儿子对整个铜制品加工技艺、流程的娴熟介绍,陆培兴说:“我把手艺都传给他,以后也要靠他把手艺传承下去。看他现在的介绍和做出的铜制品,我对他有信心,相信他一定能继承老祖宗留下的东西。”

同时,为了能更全面、妥当地保存并传承纯手工制铜技艺,陆培兴还请人将自己的制铜技艺拍摄下来制作成光盘,希望将来能有更多的年轻人喜欢、继承,并将这门传统技艺发扬光大。(记者 徐瑞伟 申进明 文/图)

编辑:李艾丽